• 1
  • 2
  • 3
 

毒胶水调查:广东胶水作坊大肆生产毒胶水

时间:2019-06-12  访问:

原标题:毒胶水调查:广东胶水作坊大肆生产毒胶水

  “毒胶水”调查

  问题胶水放倒皮鞋工人 多人股骨头坏死

  继续3.15在行动。下面来关注伪劣胶水的话题。近来经常有消费者反映说,新买的皮鞋,一打开包装就会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而且这种味道要很久才会消散,记者进行调查后发现,这些皮鞋普遍价格低廉,而这种刺鼻的味道其实就是来自粘合皮鞋的胶水,这种胶水往往含有多种有毒化学物质。这种气味,我们消费者都受不了,更别说那些天天在鞋厂工作的工人。这种“毒胶水”到底有多大的危害,我们首先来看一个“毒胶水”中毒者艰难的维权之路。

  记者在湖南耒阳,见到了“毒胶水”的受害者梁坚。这个原本健康活泼的90后帅小伙,现在只能拄着双拐,忍住疼痛,艰难行走。两年前,在广州一家小鞋厂打工的他,由于接触有毒胶水后昏迷20多天,经抢救得了后遗症,股骨头坏死中晚期。尽管接受了保髋手术,但依然没有阻止股骨头继续塌陷,如果不做关节置换手术,等待梁坚的将是拐杖和轮椅。梁坚至今还记得两年前中毒时的情景。

  毒胶水受害者梁坚:老板说有点不正常,把衣服当被子穿。还有说,吃饭吧,鼻涕流在饭里面,就是当时精神不正常了,2012年元月几号,他就让我到广东市第一人民医院那里照CT,CT就是说疑似中毒性脑病,然后医生建议我去广东市防治医院,当前就到广东市防治医院抽完血以后,就已经没有意识了,就已经昏迷了。

  医院给梁坚开具了一份职业病诊断证明书,结论是“职业性急性重度1,2-二氯乙烷中毒”,医生说,他是不合格胶水中毒。而梁坚也不是唯一被毒胶水中毒的患者,那段时间,广州相继爆发出近40名与梁坚症状相同的患者,全是接触了毒胶水的打工者,很多人神志不清、双手颤抖。“毒胶水事件”的受害人中,4人最终不治身亡,包括梁坚在内的5名患者症状严重。两年过去了,后遗症仍在不断加重。除了欠医院十多万的医疗费,换关节置换手术一次还需要二十万。然而还没等出院,鞋厂老板在给了两万块后就逃之夭夭。两年来,梁坚一直往来湖南和广州,找老板维权。??号,记者跟随梁坚再次来到他曾经打工的地方,但是老板的电话根本打不通。

  而在梁坚曾经工作过的皮鞋小作坊,里面依然还在生产皮鞋。

  广州皮鞋作坊老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

  记者:你好,我想问一下有没有一个叫刘小平的老板。

  鞋厂老板:他早走了。

  记者:走了,他什么时候走的。

  鞋厂老板:前年就走了。

  记者:这个厂不是他的鞋厂?

  鞋厂老板:不是了,他早就走了

  在毒胶水事件中,有后遗症的不只梁坚一人。他的病友陈锡隆自胶水中毒至今,一直住在医院里,也是股骨头坏死。目前医疗费用由广州白云区永平街道办负责。他的老板也跑了,股骨头坏死是一辈子的事,万一出院后情况恶化,谁再管他呢?陈锡隆很后悔当初去干了这个接触胶水的工作。

  毒胶水受害者陈锡隆:当时没有这个意识,要是有的话,早就走了,早就不做了。

  “毒胶水”调查

  制鞋小作坊死灰复燃 现场气味刺鼻

  我们也详细地查询了一下资料,2012年的那次“毒胶水”事件,广州共有38例患者发生疑似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,全部分布在白云区、荔湾区38家用人单位,其中36家为无牌无证私人小作坊。毒胶水一度销声匿迹,然而记者在调查后发现,两年过去了,眼下广州很多无牌无证私人小作坊生产环境依然恶劣,毒胶水开始死灰复燃。

  记者跟随“毒胶水”受害者梁坚回到了广州市荔湾区桥中街河沙村,这里是广州做鞋小作坊最集中的区域之一。这个城中村的老房子,租给了各种各样的制鞋小作坊做车间,这些小作坊很多都无牌无证,环境简陋。梁坚曾经打工的工厂,就在这座单元楼的三楼,门口没有任何标志。梁坚告诉记者,胶水刺鼻的气味只能靠开窗来换气。

  “毒胶水”受害者梁坚:(没有一个抽风的话,那怎么换气呢?)打开一扇窗户,两扇窗户换气的。如果没有换气的话,气味就很浓。(很难受?)对。

  记者随后走进了这座单元楼,每一层都是一个制鞋作坊,里面工人在用手工加工皮鞋,在门口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。在三楼,梁坚曾经打工的地方,依然在生产廉价的皮鞋。梁坚原来在鞋厂的工作,叫“掹鞋”,就是给鞋定型,往鞋上抹胶水,工作中常常接触两种胶水,“黄胶”和“天拿水”。工人们依然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条件下呼吸和工作,但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刺激味道。唯一的改进是,毒胶水事件后,增加了两个电风扇。

  鞋厂老板:(如果没有抽风的话,容易出事是吧)那肯定,在里面时间久了,肯定里面有一点点胶味。

  鞋厂老板告诉记者,由于生产廉价皮鞋,出厂价低,必须控制成本。他们每天能生产四五十双鞋,要用几十斤的胶水。而胶水在做鞋的成本里占到了20%,一般达到国家标准的胶水要150多元一桶。他们只好在胶水上买便宜的货。

  鞋厂老板:(像你这个胶水是多少钱一筒)就是几十块钱的那个。(这个胶水在哪能买的到?)这个都是在鞋材店去买的。

  记者随后来到附近的四五个鞋材店里,都买到了价格很低的胶水。老板告诉记者,这种味道刺鼻的胶水查的严,不敢摆出来,而且有危险。

  鞋材店老板:你买回去不要说是在这里买的 那些完全不负责

  (怎么没有牌子啊)没有哪个正规牌子敢去做这个东西

  毒胶水调查

  广东胶水作坊大肆生产“毒胶水” 成本只有合格产品一半

  鞋材店明知胶水有毒,还依然在销售。采访中我们了解到,胶水的毒性物质,主要来自融化橡胶的溶剂。有毒和非毒的胶水,关键就看用怎样的溶剂。那么,这些有毒的胶水来自哪里,他们又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,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
  记者来到了位于广东鹤山三连工业区的永达树脂,这个工厂除了一块很小的的标牌,没有任何的标志,显得十分低调。走进厂门,旁边堆满了回收来的旧胶水桶,上面锈迹斑斑。再往里走,就是一个仓库,工人们正在往简陋的胶水桶上贴不干胶。胶水旁边就是没有名字的化学桶。永达化工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这里的胶水有“国标”和“非标”两种,国标就是达到国家标准的胶水,要120元一桶,而非标的胶水,只要不到70元一桶。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的胶水肯定达不了标。

  广东鹤山永达化工销售人员:(那个桶跟你这个东西有什么不一样)反正在里面加另外一种溶剂 反正不环保。我们都过不了。我们反正是对外(省)的

版权所有:瑞华会计师事务所(佛山分所)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|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
>>